|
|
|
|
|
您當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頁 > 本地歷史 > 遂川人“井岡之子”陳正人二三事

遂川人“井岡之子”陳正人二三事

關鍵詞:陳正人,井岡,遂川,故事    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關機構: 遂川網
  • 電 話:
  • 網 址:http://
  • 感謝 bbt6310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
  • 點擊率:7876

   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

被譽為“井岡之子”的陳正人(19071972),出生于井岡山下遂川縣原盆珠鄉大屋村,新中國成立后歷任中共江西省委第一任書記、國家建筑工程部部長、中共中央農村工作部副部長、國務院農村辦公室副主任、農業機械部部長、第八機械工業部部長等職。他在土地革命時期曾任中共遂川縣委書記、湘贛邊界特委副書記、江西省委代理書記、江西省蘇維埃政府主席,為中國革命作出了很大的貢獻。

陳正人在井岡山革命斗爭時期發生許多很有意義的小故事,這里介紹幾個,從而從一些側面來反映他的革命生涯。

 

1、喚醒工農斗土豪

 

    1926年冬,北伐軍攻克南昌,江西的工農運動風起云涌。陳正人受組織的派遣,以國民黨省黨部指導員的身份回到遂川。他組織了國共合作的國民黨縣黨部,建立了中共遂川縣特支并擔任了特支書記。

 

    為了開展工農革命運動,陳正人走村串戶,訪貧問苦,向工農群眾灌輸革命思想,啟發階級覺悟,不到半年的時間,便在全縣組織了20多個基層工會,工會會員達1000多人。農民協會也在全縣各地組織起來,入會農民達20000多戶。在這個基礎上,陳正人及時召開了全縣工人代表大會和農民代表大會,成立了遂川縣總工會和“遂川縣農民協會籌備處”,使工農運動如火如荼地開展起來。1927年春,遂川縣召開了各界反英反奉大會,提出了“打倒帝國主義”、“打倒北洋軍閥”’、“打倒貪官污吏”、“打倒土豪劣紳”等口號;會后,還舉行了聲勢浩大的示威游行。陳正人親自帶領群眾捉拿遂川縣的反動縣長許乃猷,讓他戴高帽游街示眾。他還領導農民群眾向土豪劣紳、惡霸地主作斗爭,強制地主減租減息,廢除租押,交出“公產”,焚燒地契,提出了“一切權力歸農會”的口號,使農民協會成為農村中的權力機關。為防止土豪劣紳反攻倒算,他還號召農民準備武裝,成立了農民赤衛隊。

 

    陳正人領導的這場斗爭,使土豪劣紳怕得要死,恨得要命。被稱為“肖屠夫”的遂川大惡霸地主、反動民團頭目肖家璧,慌忙跑到南昌,向當時擔任南昌市公安局局長的朱德告狀,說道:“近年來,本縣有一教書先生叫陳正人,不務正業,秘密拉攏窮鬼們,成立什么農民協會,經常鬧事,弄得人心惶惶,請朱局長立即下令,出兵平亂……”朱德知道陳正人是共產黨員,立即找到方志敏主辦的農民運動干訓班的遂川學員,了解遂川農民運動的情況。為了配合遂川農民赤衛隊的行動,朱德借故將肖家璧抓了起來,關進牢房,并把情況轉告了遂川的陳正人。陳正人決定抓住時機,給反動派以狠狠打擊。在遂川縣城北面五十華里的大坑,有一座肖家璧的莊田,四周都修了碉堡,是一個反動堡壘。陳正人指揮工農赤衛隊,采取突然襲擊的辦法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攻人肖家璧的大院。反動民團倉促應戰,見大勢已去,狼狽逃竄。農民赤衛隊一舉搗毀了肖家璧的老巢。肖家璧偷雞不著反蝕了一把米,氣得七竅生煙。

 

2、井岡山上結良緣

 

    19289月中旬,毛澤東率領工農紅軍第二次攻占遂川縣城。一天,在中共遂川縣委的駐地,從紅二十八團派來了幾位幫助搞宣傳的同志,其中一位年輕秀麗的女紅軍,名叫彭儒。她是湖南宜章人,湘南暴動后和二哥二嫂一起參加了紅軍,隨朱德、陳毅上了井岡山。她先在紅二十九團任宣傳員,郴州失敗后,編入了紅二十八團。

 

    彭儒等人一到,就忙著寫標語。忽然,一位穿著土布衣褲,挽著褲腿,赤著雙腳的20歲左右的青年人走過來熱情地和他們打招呼。他詢問了彭儒等人的名字、部隊番號后,真誠地說:“感謝你們對遂川縣委工作的支持!你們不要累壞了,有什么困難就來找縣委。”說完,便和幾個老俵邊談邊笑地離開了。他走后,彭儒忙向別人打聽,才知道他就是中共遂川縣委書記陳正人。一個縣委書記,打著赤腳走路,一點架子都沒有。第一次見面,陳正人就在彭儒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這位女紅軍對她的戰友劉琛說:“可惜我們現在沒有布,要是有布的話,可連夜幫他做一雙鞋子。”

 

    紅四軍回師井岡山后,陳正人在湘贛邊界第二次黨代會上當選為特委副書記。彭儒由于年齡較小,在陳毅同志的關懷下,也從部隊調到了地方,留在邊界特委做婦女工作。從此,兩人的接觸機會就多起來了。女紅軍彭儒的活潑、熱情和對革命事業的忠誠,使陳正人逐漸萌生了對她的愛慕之情。立場堅定、作風樸實、年輕干練的陳正人,也成為彭儒所希望的理想伴侶。一天,彭儒突然收到了一封陳正人寫給她的表達愛慕之心的信,感到不好意思,就去找她的嫂子吳仲廉和賀子珍同志。吳、賀極力贊成并幫助彭儒起草了回信。不久,這對革命伴侶就在井岡山上的茨坪結合了。

 

    結婚時,沒有房子,也沒有床和被子,臨時借傅穆夫婦的房子做洞房;新娘新郎都穿著打了補釘的舊衣服。陳正人當時才21歲,正把自己的熱情和精力全身心地投入到偉大的革命斗爭中。就在結婚的這天,他還整天在王佐那里開會,直到深夜才回來。

 

    喜酒是幾天后補辦的。在前方打仗的紅軍回到山上后,聽說陳正人已結婚,鬧著要喝喜酒。陳正人只好請遂川縣委的同志幫忙,買了一只大母雞和一些豬肉,煮了兩臉盆菜,搞了一些米酒,架起門板當桌子。陳毅、宋任窮、楊至成等也前來祝賀。這些紅軍將士們,打起仗來勇敢沖鋒,吃起喜酒來也毫不客氣,你一塊我一塊搶著吃,熱熱鬧鬧地慶賀陳、彭兩人喜結良緣。

 

3、留守井岡山

 

    19291月,國民黨軍以6個旅18個團的重兵向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發動第三次“會剿”。彭德懷、王佐、陳正人等人率領留守部隊同敵人血戰七晝夜。由于叛徒帶路,井岡山失守了。陳正人一面指揮群眾堅壁清野,一面組織部隊和群眾撤退。當部隊和群眾安全撤走后,他才和彭儒及特委委員王佐農一起向深山老林中轉移。

 

    時值隆冬,大雪封山,“會剿”軍天天搜索清剿,整個井岡山籠罩在白色恐怖之中。陳正人等三人在井岡山群眾的保護下,甩掉了追趕的敵人,住進了一個群眾守野豬的草棚里。山上的群眾冒險為他們送飯、送水、送情報。陳正人主張迅速找到地方黨的組織開展工作,收容部隊堅持斗爭。他樂觀地開玩笑說:

 

    “我們不能在這里束手待斃,住在山上喂了野豬。”

 

    幾天后,王佐農回遂川老家找地方黨的組織。陳正人、彭儒由一青年群眾引路前往荊竹山。他們每人拄著一根竹棍,冒著三九嚴寒,踏著厚厚的積雪,繞過敵人的崗哨,在崎嶇的山路上緩慢而艱難地行進,終于在白雪皚皚的荒山里找到了荊竹山的鄉長和黨支部書記。年輕的黨支部書記劉苗高興地跑上前來,緊緊地抓著陳正人的手說:

 

    “老陳,真沒想到你們還在山上呵!這下好了,我們還可以和敵人斗爭下去!

 

    “井岡山雖然失守了,但群眾是擁護我們的。我們還有黨,還有槍,一定可以打退敵人,收復井岡山!”陳正人激動地堅定大家的信念說。

 

    為了防止敵人搜山,當晚他們住進了山上的一個草棚。第二天一早,搜山的敵人來了,陳正人拉著彭儒沖出草棚迅速地向更高的山上爬去。“嗖……”子彈從他們的頭頂上飛過。他們機智地躲到一塊山石后面,敵人沒有發現。十來個國民黨兵一邊朝山上打槍,一邊喊:

 

    “莫藏起來,我們看到你們啦!

 

    “跑不了啦!快出來吧!

 

    敵人胡亂地放了一陣槍,什么也沒有撈著,就放一把火,把草棚燒掉了。

 

    晚上,陳正人同荊竹山的鄉長、支書一起去發動群眾,逐漸收容了一些被打散了的部隊,恢復了游擊隊。

 

    當時,井岡山上的房屋已被敵人燒毀,糧食已被敵人搶掉。游擊隊面臨的嚴重問題是沒有吃的。為了搞到糧食,他們趁天黑摸回村子,在被燒毀的房屋廢墟里把燒焦的谷子一粒一粒地撿回來,帶到草棚里用手慢慢地搓出米心,和著野菜、竹筍熬湯喝。由于敵人的封鎖,游擊隊員們好長時間都沒有吃到鹽,慢慢地有些人身體虛弱得幾乎站不起來。陳正人總是樂觀地鼓舞大家:

 

    “我們一定要堅持下去,我們一定會收復井岡山!

 

    他帶著游擊隊員們與敵人四處周旋,不斷地騷擾和打擊敵人,使“會剿”軍在井岡山上不得安寧。 

 

后來,在寧岡堅持斗爭的何長工聽說陳正人等還在山上堅持斗爭,便派人上山找到了他們。陳正人等又轉移到寧岡,和何長工領導的游擊隊會合,逐漸恢復了邊界特委的工作。不久,蔣桂戰爭爆發,他們便指揮紅軍游擊隊把“會剿”軍趕出了井岡山。

贊助商提供的廣告
糾錯信息:(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)
糾錯信息:
感謝您的參與,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遂川!
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
標題:
驗證碼: (看不清?點擊圖片刷新)
電話:13766222767 傳真:"" 郵箱:(投稿)932787600#qq.com
地址:遂川縣城東路小區(國光一店旁) 郵編:343900
Copyright © 2004-2019 遂川網運營中心版權所有  技術支持:城市中國
""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 電信業務審批[2009]字第548號函
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""
欢乐水果电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