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類信息 您要找什么這兒都有!
遂川網,處理二手物品就是快!

主題: 這女人惹不起!

  • 龍泉矛戈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13784
  • 回復:0
  • 發表于:2019/8/2 15:24:33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遂川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         有個傻瓜,在感動的時候總喜歡說:“天下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現在不再那么幻想了,但是,還是喜歡雨,喜歡下雨的時候,一個人坐在窗前,數雨滴。一滴、兩滴、三……

       “滴,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微信提示音響起,是珊芭發來的微信。

       珊芭是我的“麻友”,兩年前麻將桌上認識的。這個的女人,要臉蛋有臉蛋,要風韻也有風韻。不仔細看,還以為是年輕少婦,但憑她大兒子已經高中了,估摸著,應該是有一定歲數的“資深美女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珊芭,三八。背地里我們都嬉稱她“三八婆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而我,被朋友們稱之為“中老年婦女的殺手”。呵呵,這個三八,正是我喜歡的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珊芭微信問:“明天是有空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菜來了,哈哈!

        “ 必須得有空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我落字如飛的立馬回復。

     見我答應得爽快,珊芭索性直接電話打了過來。

     輕聲細語,嬌翠欲滴,聽了半天,心里一喜:她要請我喝茶!

     太好了,這些年我可沒少請過美女們喝茶,但是美女請我,卻是“盤古開天地”頭一回。

     我下意識地摸了摸口袋,說:拉倒吧,還是我請你,地點就定《品茗茶莊》吧,那里離你我上班的地方近,我們偷偷溜進去喝茶,然后再偷偷地回去上班,沒有人會發現。

     “還是來我家吧。”珊芭說:我老公和孩子都不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啊?……

     媽呀,我的心都快蹦出來了,來,來!“ 一定來,必須來”!

          很明顯,我有些驚喜欲狂了!

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   約好了時間,第二天珊芭開車來接我。

     珊芭好像刻意地打扮下,淡淡地化妝更顯自然好看,白色的套花連衣裙十分合體。家里收拾得一塵不染,還散發出淡淡的香水味。我知道她的老公小劉是個煙鬼,以前經常來她家搓麻將,房子里總是散發著嗆喉熏眼的煙味;她的超生的小老崽是個玩具迷,客廳總是堆著缺胳膊、斷腿的變形金剛、光頭強什么的,現在那些玩具沒有了蹤影。

         來客人的緣故吧,這女人有心了。

    客廳里放著古箏名曲《高山流水》,可能是怕左鄰右舍聽到吧,畢竟人家男主人不在家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幾乎感覺不到,我有意無意地正好站在她家剛買回來的那幅宋人山水前,《高山流水》的音樂耳邊飄著:時而輕霧如煙,時而風雨晦暝,漸漸又是小雨淅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而我的耳朵,卻不懷好意,聽到卻是洗手間傳來的水聲。

     這個珊芭,不是在洗澡吧。我明顯感覺自己的蛋蛋收縮幾下。

     據說,人若有非念,會產生口干舌燥的反應。此時,我真想咕嘟咕嘟朝肚子里灌一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茶呢,不是請我喝茶嗎?

     洗手間門開了,珊芭濕著頭發捧來了一個小泥爐。

    “這水不錯。”昨天一家子去山里玩,我用礦泉水瓶從巖縫里接的。

   “羅霄山脈流蕩的精華”。其實我的心里有數,這就是一瓶普普通通的礦泉水。剛才我明明看她從保鮮柜里取出來的呢。

     珊芭拿出一盒茶葉,還沒打開,她就很陶醉地深吸了一口氣。

   “狗牯腦。巴拿馬金獎名茶!”我討好地說。

      珊芭笑了,“你也懂茶?要是真懂,你還會去茶莊?”

      看她慢騰騰地洗著茶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這是上等紫砂茶具,她老公小劉在朋友圈里炫耀好幾次,“好幾千元呢。”

     小泥爐里其實暗藏著一個電磁爐,插上電,泥爐里很快冒出虛假的火焰,水一會兒開了。珊芭說這些水只是些普通的水,用它來洗茶具。

     我看看手機,珊芭很警覺:“你要看時間?”

     說著從柜子里翻出一個錦盒,慢騰騰地要打開。

     怎么了,她要送我禮物?這怎么好意思呢。

     珊芭從盒子里拿出一塊表:“用這個吧,手機只是用來打電話的,精致的人不會用它來看時間。”

     我暈……

  “我看看微信里的短息。”我尷尬地敷衍。

     在珊芭忙碌的過程中,她的手機觸屏亮了最少三次(靜音模式),上面的來電顯示是她的老公小劉。

     你為什么不接他的電話?我問。

     珊芭沒有回答我的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燒水、燙杯、泡茶、續水。每一道程序珊芭都極為講究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泥爐漸漸上升一團云霧,最后散成一縷熱氣飄蕩開來。頓時,幽雅清香充滿廳房。

      “什么不接他的電話?”仍然沒有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她把綠褐色的茶湯潑到了茶寵上:“第一泡茶,湯有點兒硬。”

       我假裝把玩她拿來的表,貓了貓時間,我到她家的時候是兩點,現在都3點了。

       ……3點過了。

       茶總算泡好了。

       茶湯綠中帶褐,像農家釀的冬酒,綿軟秾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茶湯明明冒出了杯口,卻不淌下來,果凍似的明晃晃、顫巍巍。

       茶具太小,只有燒酒杯那一點兒大。

       珊芭斯斯文文地端起茶杯輕咪一口:來,喝茶。“華哥,我們喝茶說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華哥?沒記錯的話,從開始到現在,她還是第一次叫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啥事呢?神神秘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開場羅敲響了,我飄了一眼茶幾上的手表,3點半!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聽說老王借你的20萬答應還你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嗯嗯,就這兩天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珊芭說事了:華哥, 事情是這樣的,遠夢大廈開發投資項目中,你小劉老弟兩年前通過自然人股東股權,參股投資了1百多萬。哪知道遠夢項目管理不當,資金鏈斷裂,出現資金短缺無法正常運營。都這么多年了,還是爛尾樓一堆。我們參股的資金大部分都是從親戚、朋友那里融資來的,現在本金暫且不說,就利息我們也承擔不起。這天煞的遠夢,害人的夢,無影無蹤的夢!

        “項目名稱就不吉利!” 珊芭顯得非常氣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華哥,想和你商量下。”珊芭挪了挪身子,離我很近,清香的體味,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不能將老王那20萬,讓我周轉下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?!

 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這個忙我幫不上,我兒子年底就要結婚了,就這20萬都還不夠呢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兒子結婚之前,我一定想辦法還你,你放心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,她家小劉是生意人,而且生意做得還算成功。那些親戚朋友免去了他們債款利息,這些年他們一直在還融資本金,不然的話,那些融資的人還不天天來她家,鬧個底朝天?

          珊芭索性整個身子貼了過來,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“幫個忙嘛”。

       “華哥,你人緣廣,朋友多,”嗲聲嗲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向朋友借,我來還利息。”此時,珊芭雙手勾住我的脖子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觸電似的“蹦”了起來,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三八啊!”我心里罵了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這20萬是我們夫妻倆唯一積蓄,是兒子結婚的錢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知道嗎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兒子的新房按揭、小車按揭還指望著我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知道嗎?!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都不相信,怎么自己一下變得這么俗了,俗的還不如一個市井小市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這女人惹不起!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天還在下雨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滴答,滴答……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記不清,我是怎么樣離開珊芭家的。

      或許,意識到今天的此舉有些失態,珊芭還是開著車送了我回家。

      珊芭天生麗質,心地善良,為人處事大方率直,我一直羨慕向往她的生活,現在看來,她活的很累,日子過得不一定比我快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貪圖錢財,高息放款,害了多少人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    浪費了半天的時間,為了一口茶,還險些發生一起未果的經濟糾紛,耽誤我兒子的婚姻大事!想想,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珊芭,三八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惹不起,我還躲不起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雨小了些,

      離我家還遠,我早早地讓珊芭停了車,剩下的一段路,我想淋淋雨,吹吹風,清醒清醒下頭腦。

      順便去買一包好茶,
           嗯,就買狗牯腦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




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""
欢乐水果电子